后浪们的茅台?泡泡玛特“泡沫”飞起,Molly吸金能力被其他IP超过

亚洲这两个国家,对待中国游客的双标态度,让我们永远说“no”

上半年塞尔维亚总统饱含热泪发表的那一段演讲,让我们深切感受到了“欧洲巴铁”的友好。我们都知道塞尔维亚还是第一个对中国免签的欧洲国家,与我国关系密切,友好往来,因此去塞尔维亚旅游的国人受到的待遇也很不错。但欧洲毕竟距离颇远

  来源:柒财经

  很多人可能都没有想到,靠着潮玩盲盒,泡泡泡特市值超过千亿港元,而其极具代表性的IP“Molly”是一个绿眼睛、短头发、撅着嘴的小女孩形象。

  图 / 北京海淀一商场内的盲盒机

  截至12月21日收盘,泡泡玛特收报86.95港元/股,较发行价38.5港元/股暴涨超125.8%。另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泡泡玛特股价上扬,其被比作是“后浪们的茅台”。

  可以说,贵州茅台是当之无愧的“股王”,目前市值已超2.3万亿元(未标注,即为人民币),逼近2019年重庆GDP。然而,泡泡玛特真的能与茅台相提并论吗?

  盲盒诱惑与背后暴利

  泡泡玛特终端单价59元,这看似不贵,可却能让其总收益从2017年的1.58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16.83亿元,增长幅度达965.2%。

  对应地,泡泡玛特的净利润从2017年157万元增长287倍至2019年的4.51亿元。快速暴涨下,自递交招股书后,泡泡玛特引发了广泛的关注。

  很多人都无法想象,在一二线城市商场里见到的盲盒机竟然如此暴利。

  究其背后的原因:消费者只有打开盲盒那一刻,才能知道究竟是哪一款,增加不确定的刺激,同时因没有抽到心仪的潮玩或隐藏款,增加重复购买的欲望。

  如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所提,2019年,泡泡玛特注册会员的整体重复购买率达58%,而国内潮流玩具零售市场十大市场参与者该指标平均约为50.4%。

  且2019年末,泡泡玛特的注册会员达220万名,至今年上半年,已达360万名。值得注意的是,上涨的不止是经营业绩,还有资本市场的接受度。

  2019年4月从新三板摘牌之际,泡泡玛特市值约20亿元,如今在港股已超过千亿港元,被认为是转板典范。

  2017年1月,泡泡玛特在新三板挂牌,在此之前,2014年至2016年,其三年亏损超4700万元。不过,据媒体报道,2015年起,泡泡玛特转战IP运营,并引入盲盒。

  直到2016年4月,泡泡玛特拿下“Molly”品牌形象后,逐渐进入了爆发期。柒财经注意到,2017年至今年上半年,泡泡玛特毛利率同样节节攀升,上半年已达65.2%。

  控制不住价格的茅台酒

  相比,贵州茅台在资本市场中已足够资深。近期,其股价再创新高,已飙至1800元/股以上。

  今年以来,贵州茅台股价增长57.57%(至12月21日收盘)。另需特别指出的是,在市值前五的白酒企业中,贵州茅台股价增幅排在最后。

  最新财报显示,贵州茅台前三季度营业收入672.1亿元,同比增长10.31%,净利润338.27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1.07%。

  且柒财经了解到,2018年下半年,茅台开始营销体系的改革。此前,2017年,贵州茅台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同比增速达49.81%、61.97%。这一年,其股价增长1.1倍。

  不过,同样股价翻倍的2019年,贵州茅台这两项财务指标(营业收入、净利润)增速还不足20%。且按照今年销售计划,其2020年目标为,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10%左右。

  可见,贵州茅台的规模增速在逐步放缓,而资本市场整体上依旧处于正向增长状态。而这里有绝大部分原因在于茅台酒。

冷链频频出事,水产品怎么买?大数据告诉你“爆款”在这里

中国商务新闻网 “行路难,多歧路,今安在?”这首诗仿佛是2020年水产品市场的真实写照。疫情影响下,市场全面受阻,企业销量断崖式下跌,经历了归零式的销售困境。如何在逆境中打造内功,实现企业转型和产业升级成为中国水产品企业面临的

  茅台的营销体系改革,按照官方说法,意在减少终端环节,平衡利益分配,平抑终端价格。但实际上,市场普遍观点认为,茅台酒终端价格控制不住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53度500ml飞天茅台出厂价格969元/瓶,官方指导价1499元/瓶。除抢购渠道能以1499元/瓶买到外,2020年飞天茅台线上价格普遍在2600元左右。

  相比之下,2010年飞天茅台现在售价约5100元,2000年出厂的价格在1.2万元左右。可以说,不光是酒越沉越香,年份越久越值钱。更多人囤酒为的是卖。

  而对于价格控制不住的原因,有观点认为,茅台酒的稀缺性是天然存在的,很难满足如今市场需求。茅台酒俨然成为硬通货。

  Molly上半年收益被其他IP超过

  回归到泡泡玛特,其盲盒是否具有茅台酒稀缺商品属性呢?总的来说,泡泡玛特每一系列的隐藏款是少有,可并非天然。

  柒财经了解到,12月以来,泡泡玛特发布6个系列新品盲盒,推文中均有“部分”二字,即盲盒在部分门店或者部分机器人商店销售,其未指明是哪些门店、机器人商店。

  销售地点不明晰、时间也不准确,泡泡玛特一般提前公布具体发售时间,却频频“放鸽子”,在官方微博宣称因物流原因新品延迟发售,正式发售需要再等待。

  图 / 泡泡玛特官方微博宣布延迟发售

  另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,2019年泡泡玛特市场占有率8.5%,排在第一位,而排在第二位、第三位公司的市场份额分别为7.7%、3.3%。

  可见,泡泡玛特并未与第二名拉开距离。且以“盲盒”为关键词搜索,电商平台显示若来、名创优品、52TOYS等品牌销量均有不俗表现,网络游戏公司、动漫品牌都推出盲盒。

  不光如此,柒财经注意到,消费者购买盲盒的行为,更多看的是IP形象,而不会专门选择一家公司所推出的盲盒。换言之,只要盲盒的形象够讨人喜欢,就会有一定市场。

  当然,每个IP都有一定生命周期。以“Molly”为例,2020年上半年,其收益占比仅有13.7%,而上一年同期达32.3%,2018年所占比重高达41.6%。

  柒财经还注意到,2020年,泡泡玛特独家IP”PUCKY”收益已经超过“Molly”。

  泡泡玛特在招股书中提到,Molly对销售表现至关重要,可无法确保Molly受欢迎程度保持现有水平,甚至根本无法保持。

  事实上,除了IP生命周期问题外,盲盒行业存在法律空白,泡泡玛特面临政策风险。

 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表示,盲盒的运营模式与娃娃机类似,应属于娱乐文化产业接受相应监管。但目前我国没有针对盲盒的法律法规,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明确使用范围。

  他表示,购买盲盒具有射幸特征,理论上盲盒销售或被认定为有奖销售,应当使中奖率透明。

  市场监管总局关于《规范有奖销售等促销行为暂行规定(征求意见稿)》中规定,在有奖销售前,应当明确公布奖品价格、奖品品名、奖品种类、奖品数量、中奖概率等信息。

  另盲盒行业处在混沌中,短视频平台上有大量盲盒开箱视频,其中不乏现金盲盒。线下渠道中,某知名连锁店挂广告牌宣传盲盒内有钻石。

  对于此,李亚指出,放钻石、人民币的盲盒销售行为与原本的定价销售模式有所区别,存在涉嫌构成“开设赌场”的风险。

参加完DIGIX数字生活节,我才知道华为应用生态这么强了!

一直以来,华为致力于构建两个生态,一个是”1+8+N”的硬件生态,另一个则是应用于服务的软件生态,也就是华为HMS生态。围绕着多个用户场景,华为终端云服务应用已经包含华为云空间、华为钱包、华为视频、华为音乐、华为阅读等几十类产品服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