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视频号来了,品牌营销该不该跟上?

微信封杀50个营销号!你在同伙圈转的这些内容全是假的!

2月27日至3月16日,“掌上印尼”、“厄瓜多尔华人在线”等60多个微信民众号公布多篇相同文章:“天下失控了”“华商太难了”。 媒体报道称,文章背后的人或是郭红。 据媒体报道,3月19日,郭红丈夫薛育明回应记者称,上述假消息与妻子无关,都是其一手谋划的


作者 | 苏秦


泉源 | 首席营销智库(ID:iyingxiaotong)

最近,许多同伙都曾问过苏秦:“今年初开始灰度测试的微信视频号,你怎么看?”



坦率说,通过一段时间的上手和考察后,苏秦以为视频号大有可为,值得所有营销人和企业品牌关注与重视。


微信视频号现在开发出的主体功效,是短视频。而海内短视频领域,抖音、快手双雄鼎立,运营成熟,腾讯本想靠微视分一杯羹,效果却不甚理想。


那么,现在的视频号凭什么不会重蹈微视的覆辙呢?这两者有何差别?


提及短视频,快手是老前辈,而字节跳动直到2017年左右才打出了抖音这张王牌,而抖音能够青出于蓝,与快手平起平坐,甚至比快手更火的要害就在于截然差别的定位——彼时,快手虽火,却被烙上了“土味、州里青年、老铁”等下沉市场的标签;字节跳动实时掌握战机,在快手还未农村包围城市的时刻,将抖音包装成一二线都市用户短视频娱乐社交APP,借助这类用户的社交话语权、区域小看链、身份认一致多方因素和心理的交织影响,再投入重金推广,一举封神!

而此时,比抖音更早降生的微视,却白白浪费了2017年短视频崛起的生长时机,起了个大早、赶了个晚集,最后照样沦为了抖音、快手的追赶者。


很遗憾,正所谓一步慢、步步慢,腾讯重启微视,并不计价值给予资金、职员、资源等支持的效果,无非是打造了“第二个抖音”。


在通俗用户眼里,抖音与微视,除了APP的UI设计和名称差别,其它无论是主体功效,照样使用体验,以及定位都很相同。


以是,当数亿都市用户习惯了抖音时,为啥还要下个差不多的微视呢?一旦用户形成这种心理和认知,微视便很难依赖补助、明星代言举行扭转,更何况抖音也不差钱。


总结一点就是,微视想在统一条赛道上追上抖音,可能性真的很低,哪怕具有统治性优势的微信加持,也没多少胜算。

微信营销者必看的裂变头脑:微信群日裂变1000+精准人群方式

点击问题下方 嗨推 ,一键关注 重点导读 文章讲到的干货无论对于做营销、做推广、做微商、做产物等人群都有用,价值也是无法估量的,而且收入绝不仅仅是每个月10000+。 长期以来,我们加粉的方式就是苦逼的加群,加密友…若是用软件的话,有风险不说, 用户



视频号与微视最本质的区别,就体现在对于微信流量、粘度等综合优势的运用效能差别。


微信对同门兄弟微视的支持力度不能谓不大,惋惜始终是隔靴搔痒、施展不了实质性的作用。


两者的互助逻辑是引流,即通过微信平台的推广,最终将人气和流量引入到微视APP里来。同样是引流,通俗品牌与微信的互助或许都能取得不错的效果,好比瑞幸咖啡在微信上搞商城、小程序卖货;但想让大量用户多下一个微视,短期可能有用,但刷着刷着不少用户又回归抖音了,留存很低。


绝大多数人已经固化了在微信与闺蜜谈天吐槽、与同事客户相同事情、刷同伙圈给老板点赞,在抖音刷短视频的行为与认知。两者泾渭分明,相互对立!


微视想进攻短视频,与抖音想进攻熟人社交圈,一样难!


微信视频号的起点和身份态度就不一样了——以前,微信更像个旁观助阵的妙手;现在,微信是亲自下场肉搏!


同样是做短视频,可视频号所承载的期望,以及此举的影响力非同小可。


其一,微视碰钉子后,业内普遍以为腾讯会通过与快手战略互助、增持B站等方式维持短视频行业的影响力,即“战略投资门路”、“把命交给另一半”。可视频号的推出,反映了腾讯的明确态度:“决战短视频,永不认输”,而且腾讯是发动最壮大的微信事业群举行完全自主的研发,继续打击现有款式。


其二,此前难以扭转和改变用户心理、习惯的难题,或将轻松化解。拥有11亿月活用户的微信,早已渗透到了天下网友的生涯、事情、消费、娱乐等方方面面,现在,用户只需要像平时点开同伙圈一样,就能刷短视频,是否还需要退出微信,点开抖音、快手呢?


人都是有“惰性”的,即便当下的智能手机已经便捷到了极致,但能够少点开一个APP,那也是用户乐见其成的。这简朴的一个细节,就可能削弱了抖音们此前仰仗的不能替换性。



比起抖音们,视频号更能充实挖掘用户熟人关系链、人脉资源的价值,辅助B端运营拓展私域流量和影响力。



当今社会,熟悉新同伙、新生意同伴和潜在客户的必备社交礼仪,已经不是递手刺,而是“加个微信吧”——这是微信最恐怖之处和最焦点的护城河。


君不见,抖音不少网红达人还在通过“点击右下角-第一排第四个,可以加微信”的操作,骗小红心呢!


由于这个护城河在,微信靠着同伙圈就催生了难以计数的微商群体,而短视频包罗的信息,更厚实、更立体、更形象,因此视频号的周全铺开,或将拉开一场新的平民造星流动的序幕。


这里的星,可以是“才艺达人”、“销售妙手”、“应援王者”等等,所有人都可以对号入座。


好比新近盛行汉服爱好者,既能通过视频号向熟人展示自己的个性、先容汉服的美,又能熟悉更多志同道合者。(抖音们虽然也可以,但苏秦信赖,你抖音关注的绝大多数是陌生人)


又好比,卖美妆等产物的微商,你的熟人可能早就受够了你那些一模一样的群发信息轰炸,有了视频号,在上面先容些化妆基础知识,顺带展示下你署理的产物的效果,岂不更真实、更能提升信托度?


抖音捧红了不少野生网红,但门槛照样较高的,而视频号的差异化之一,就是“网红平权”,让每一位微信用户都有机遇成为自己熟人圈里的superstar,固然条件是用户有这方面的想法。


也就是说,去年突然蹿出的“KOC”观点,会由于视频号的正式推出获得普遍普及。




对于品牌而言,视频号的商业营销价值更是显而易见。



2019年,是李佳琦、薇娅霸屏直播界的一年。疫情以来,汽车、家居、地产等各行各业的企业先后试水直播,有人说是为了“带货”,为了“效”,但苏秦坚持以为,直播更偏重“品”,偏重品牌影响力,是品牌营销的新渠道。


而直播提升品牌影响力的实质,是扩大品牌的忠实粉丝群,即私域流量!


虽然双微一抖已经是各大品牌的运营标配,但与抖音、微博相比,视频号是完全无缝对接用户生涯事情圈的,视频号只需打磨好功效和体验,或将泛起流量虹吸效应,抖音、微博的流量会向微信倾斜。


与微信民众号相比,视频号的优势照样在短视频能够塑造更直观、更鲜明地品牌立体形象,IP化运作将更为顺畅。更何况,视频号与民众号肯定是协同关系,相互优势互补,不存在竞争一说。


品牌官方视频号与品牌官方民众号(其它官方平台也可以)的互助方式并不庞大——品牌精心设计打造出IP,凭据品牌个性连续产出优质的短视频内容,在视频号上不停吸引目的用户,并强化品牌在粉丝群体中的形象与认知,在相宜的时机导入品牌的官方其它平台,促进成交、转化、卖货也好,介入品牌调研、营销、互动流动等也罢,总之都能跑通。


这些实在都是品牌上抖音的目的,但上抖音、快手还需要思量是否相符品牌调性,在这方面,品牌上视频号的挂念实在要小许多。


一来,微信体量规模之大,已经不需要对微信用户贴标签,或者说什么标签都能在微信找到对应的用户。没办法,谁让微信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基础设施,再高端的品牌,也不能能说微信俗。而视频号是微信的亲儿子,以是你懂的。


二来,高端品牌反而越热衷在微信投广告。信赖许多人都在自己的同伙圈刷到过奔腾、凯迪拉克、宝马、巴宝莉等豪奢品牌的广告。视频号一出,大品牌们也能玩转通俗化的精准营销。


说来说去,视频号最大的仰仗,并非功效有多新颖,相反与抖音们相比,现在视频号还很是粗拙、劣质(好比,无法全屏这点,太low了),不外,这些都是手艺层面能够完善的问题。


有微信爸爸做靠山,视频号的前途定是无量的,我们也该早做准备。


声明:版权问题、投稿、爆料、商务互助请加微信/QQ:2881339635




培训机构若何举行微信营销

快速生长的移动互联网,特别是微信带来的不仅是手艺革命,还使得人们的生涯方式和行为习惯发生本质上的改变。 销售工具在认知与习惯的改变,决议了任何行业都要顺应这种趋势,教育培训行业也不破例。在培训行业,虽说受教育的是孩子,但消费的是家长。80、90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