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是甜文中的恶毒女配你该怎么办?

我重生了,重生在我死的前一年,死之后我才知道我就是一本小甜文里为女主铺路“恶毒女配”。

至于我怎么死的——车祸,大约是被杀人灭口了,别讲我阴谋论,120的限速,他250向我冲来,连汽车带我都报废了,当场就不用抢救,别问,问就是我的灵魂撑了几个月没被收,目睹了我自己的惨状。(莫不是黑白无常逍遥去了,忘了我这孤魂野鬼)

至于凶手,大抵是那朵黑心小白莲容芷吧,这是我死后才想明白的。我和她同是韩越珂的同学,几个有钱的世家,关系也还算不错,他生的好看又气质绝佳,自然是我们的暗恋对象。后来他和吴冉相识相恋我一度十分伤心,也就再也不曾聊过了。

那天容芷生日,邀请了一众人聚会,吴冉也在列,在一场寒暄和觥筹交错后,我有点酒醉出去透透气,巧的是竟碰到了吴冉。

宴会一片混乱,容芷在哭,一边用责问的眼神看着我。韩越柯脸色铁青。

吴冉失踪,现场所有的“证据”都指明是我,我被父兄带回了家,家里生意几经动荡,父兄心力交瘁才堪堪保住。后来我才知道,吴冉那天被绑架还差点被侮辱撕票,是容芷受了一身伤将她寻了回来。

那两个绑匪将我“招供”了,韩越珂和容家联合,父兄为了保住我,家里生意一落千丈,而容家和容芷却因此和韩越珂关系更紧密。韩越珂欠了容芷一个人情。

再一个月后,我就出了车祸。

可现在是一年前,这些都还未发生。

我也是父母娇养大的。因着哥哥是家里的长子,公司的责任便由哥哥承担。家里又只有我这一个女儿,父兄向来是不同意我去和其他世家联姻的,因此也只是注重我学业礼仪涵养方面的培养,商场上的勾心斗角,运筹帷幄我是半分没学到。

可我现在倒是宁愿我学过这些,四天后,容家便会举办那场宴会。我知道,躲过这场并不是为我设计的阴谋很简单,只要我称病不去或是老老实实呆在哥哥身边,便不会殃及我。

可我恨啊,她容芷自编自演,栽赃嫁祸,杀人灭口,获得了天大的好处。而我每每想到我死时的惨状,便如噩梦惊醒一身冷汗。还有我的父兄,疼爱我的亲人几近一夜白头啊!

四天后,容家宴会,灯火辉煌,欢声笑语,好一派虚伪。容芷身着奢华的礼服,笑意盈盈同我打招呼,礼仪课的教导让我对着我的仇人仍要露出得体的微笑。可心里压抑不住的恨意翻腾,一笑过后,我以身体不适为由,离开找了个角落坐下。

我要了杯果汁,慢慢饮着,有些心不在焉。突然宴会开始喧闹,韩越珂和吴冉到了。我看着他,心里很复杂,重生后,我对他除了敬畏,竟无半分爱意了。

我直直的盯着吴冉,一阵恍惚后,发现她跟着另一位世家小姐出去了。我不识得她,但我依稀记得她与容芷交好。

糟了!

顾不得什么礼仪了,我慌慌忙忙跑出去,终于寻得吴冉的踪影。她一个人在空旷的庭院里,不知是赏着什么月。我跑上前去,也想不得太多,拉着她的手来到一个隐蔽的亭子。

这方法着实蠢笨了些,比起其他的重生者手段算得上是十分拙劣了。可我还是我,我的思维方式,处事手段都还是我。那飘零的几个月,也不过是见到了未来几个月发生的冰山一角,我也不指望靠着这些改变什么。不说未来这些是否还会发生,可韩越珂的实力摆在那儿,我只知道一点死东西,又怎么斗的过他。

“这位小姐,你好,请问可以松开我的手了吗?”

是吴冉在说话,很温柔的声音。我这才意识到我走了神,看了看时间,还好没过去多,久,我尴尬的松开她的手 。她挑起了话题,一起聊了会儿,又过了一会儿,我便邀她一起和我回宴会。

我没留意到,我们走后,亭子后有一道黑影也离开了。

回了家,父亲告诉我,林家的姑娘昨天差点被绑架了。

林家也十分显赫,只是主要并不本市发展罢了。我手一抖,端着的一杯热茶差点洒在了身上。

“怎么这么不小心!”

哥哥接过我手上的茶,只当是我被吓到了,没作多想。

“然后呢!?”

我都没发现我的声音在颤抖。

“林家的那姑娘是个练过的,那两个绑匪被她一阵暴打,现在还在医院呢。”

“林家为此也十分生气,还在查幕后的人。容家为此惹了一身骚,毕竟这事儿是在他们那儿发生的,按林家的脾气,这事怕是不得善了了。”

《未完待续》

明天会更的吧,应该吧……

相关文章